有一次,佛陀住在憍薩羅國首都舍衛城南郊的祇樹給孤獨園。


  一天,三十三天的統領釋提桓因來見佛陀,勸請佛陀到三十三天為佛陀的母親說法,得到佛陀的默許。


  隔了幾天,佛陀心想:人間的比丘、比丘尼,優婆塞、優婆夷等四眾弟子,有許多是懈怠不十分樂意聽法的,他們不努力使自己證果,也不努力求進步,我應當離開他們一陣子,以重新激起他們對法的渴望。於是,佛陀離開給孤獨園,以神通力來到三十三天。


  釋提桓因看見佛陀來了,領著天眾們迎接佛陀,向佛陀頂禮請安。


  這時,佛陀又展現神通力,將自己的身體變大到一由旬,並隱其形,讓人類即使以天眼神通也看不到他。


  佛陀坐在石座上,母親摩耶領著許多天女們來禮見佛陀,釋提桓因與許多三十三天的天眾,也都來禮見佛陀,圍坐在佛陀的四周,準備聽聞佛陀說法。佛陀的說法,先讓他們生起歡喜心,接著說布施、持戒等人天善行,再說欲貪是大禍患,是不清淨的,應當捨離。待他們能接受這些道理,有了聽聞佛法的基礎後,便開始宣講苦、集、滅、道等佛法核心的四聖諦。說完四聖諦後,在座的天眾們,有許多即證得了初果。





法完畢後,釋提桓因問佛陀說:


  「世尊!我應當以什麼類的食物供養如來呢?用人間的食物呢?還是天界的食物?」


  「釋提桓因!用人間的食物。為什麼呢?因為我生於人間,長於人間,在人間成佛。」


  「是的,世尊!又,吃飯的時間,是以天上的為準呢?還是以人間的為準?」


  「釋提桓因!以人間的時間為準。」


  「好的,世尊!」


  這樣一來,釋提桓因就以人間的食物,人間的時間供養佛陀。三十三天的天眾們,因此老是看見佛陀在進食,而議論紛紛。


  佛陀知道了,只好再展神通,在想見諸天時,才讓諸天眾來,要諸天離開時,他們就離開。釋提桓因也向諸天解釋,佛陀是依人間的時間進食,而不依三十三天的時間。


  就這樣,人間的四眾弟子們,有好一段時日見不到佛陀,因而開始想念佛陀,紛紛向尊者阿難探詢。


  尊者阿難也不知道佛陀到哪裡去了。


  即使天眼第一的尊者阿那律,觀遍了各個世界,也看不見佛陀在哪裡。


  尊者阿難還一度懷疑,佛陀會不會入涅槃了呢?


  就這樣過了三個月,直到有一天,一位三十三天的天子告訴尊者阿那律,大家才知道,原來佛陀在三十三天為母親說法。於是,大家公推神足神通第一的尊者目犍連,到三十三天請求佛陀返回人間。


  尊者目犍連到了三十三天,看見佛陀被眾多天子圍繞,心想:佛陀在這裡一定不得安寧。


  佛陀告訴他說:


  「目犍連!你剛剛心想:如來在這裡一定不得安寧,是嗎?其實不會的。我每次說法,都不會佔太多時間,而且只有我想見諸天時,諸天眾才來,不想見他們時,他們就不會來。你先回去,七天後,如來會在僧迦尸國的大池邊回人間。」


  佛陀即將回人間的消息,傳遍了各國,大家都很興奮,各國國王也爭相前往迎接。


  這時,尊者優[金+本]華色比丘尼心想:大家都想去迎接佛陀,到時候人一定很多,我就這樣前往,一定很難見到佛陀,不如化作轉輪聖王的模樣比較有利。於是,尊者優[金+本]華色比丘尼,以她的神通力,化成極為莊嚴大威勢的聖王模樣。


  同一時間裡,尊者須菩提在王舍城北郊靈鷲山的一個山洞裡縫衣服,也想去迎接佛陀。但當他放下手上的衣服,站起來跨出右腳,腳一落地時想到:


  「我要迎接世尊,但哪一部分才是世尊?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嗎?地、水、火、風的哪一種呢?一切諸法都是空寂的,正如世尊所說的:


  要禮見最崇高的佛,就從蘊處界中觀得無常;


  不論過去未來現在,諸佛都宣誥皋無常之理。


  想見任何一世的佛,都應當觀這樣的空寂法;


  想見任何一世的佛,都應當在無我上下功夫。


  之中所說的無我,就是諸法皆悉空寂。有什麼我呢?這個五蘊之身,是找不到做得了主的部分的。現在,讓我歸依真實正法處。」


  想到這裡,尊者須菩提就又坐下來繼續縫衣了。


  另一方面,尊者優[金+本]華色比丘尼所化現的轉輪聖王,受到各國國王與群眾的讚歎與禮讓,在佛陀起腳踏回大地時,第一位到達佛陀的面前。


  這時,尊者優[金+本]華色比丘尼恢復成原來模樣,各國國王看見了,不免怨嘆讓一位比丘尼捷足先登了。


  尊者優[金+本]華色比丘尼向佛陀頂禮,對佛陀說:


  「現在我禮見最崇高的世尊,今天最先見到世尊的,是我優[金+本]華色比丘尼,如來的弟子。」


  佛陀回答他說:


  「須菩提是最先禮見如來的,沒有人比他更早了。能觀空、無我的解脫法門,這是禮佛的實質意義。即使想要禮見未來或過去的諸佛,也應當從觀空、無我來完成,這是禮佛的實質意義。」


 


按語:


  一、本則故事取材自《增壹阿含第三六品第五經》。


  二、由旬,為長度單位,有說是約十九點五公里,有說是八點五公里(參考《中華佛教百科全書》第一八一二頁)。依《長阿含第三0世記經》〈忉利天品〉說,忉利天身長一由旬,而人的身長為三肘半(一肘為二十四指,約十八吋),所以佛陀到忉利天(即三十三天),要將身長增到與忉利天眾身長相當,亦屬合理。


  三、三十三天的時間,與人間是不一樣的。依《長阿含第七弊宿經》說,人間百年,相當於忉利天的一日一夜,而忉利天眾的壽命,約為千年,相當於人間的三千多萬年。


  四、佛陀說,他曾經利用神通,以意生身到梵天去,也曾經利用神通,以四大組成的色身到梵天去(《相應部第五一相應第二二經》)。本故事說佛陀到三十三天,推斷應是以五蘊之身上去的,原因之一:人們在人間找不到佛陀,之二:佛陀在三十三天仍食用人間的飲食。


  五、原經文中還說到,優填王因思念佛陀而造佛像,「但是,其他各種史料顯示,釋迦滅後數百年間佛陀像仍未出現,信徒禮拜的對象是供奉釋迦遺骨的窣堵波(舍利塔)。在描繪釋迦事蹟的佛傳圖中則以菩提樹象徵佛陀成道;以法輪、台座象徵佛之說法,以足跡表示佛陀之遊化,並未用人像來表現佛陀。首先突破此一傳統,用人像表現佛陀的是,西元一百年的犍陀羅,其次為摩突羅。印度早就有守護神的製作,在表現佛像的技術上並無困難,其所以不製作佛像,一定是為了某些原因。後來突破那些制約而製作佛像,也一定有其緣由。至於為什麼不表現佛陀﹖又為什麼開始表現﹖關於這兩個問題,雖有各種說法,但並無圓滿的答案。」(摘自《中華佛教百科全書》第二三一三頁)


  六、「無我」是解脫的關鍵,佛法的特質。以觀五蘊、六處、六界無我,為見佛、禮佛的真正內涵,正表示了這樣的意趣。


 


本文擷取自:阿含經故事選(共106則,紙本742頁) 莊春江 編著


http://agama.buddhason.org/book/as/as097.htm

創作者介紹

摩 訶 般 若  mahā prajñā

SHU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